521快乐!

5.19 泉州见面会pokcy游戏环节侧写
短打 1END

——————————————


“呐,要不要吃饼干?”
蔡徐坤耳旁是粉丝巨大的尖叫声,像喷气机共鸣过脑海。
“不。”怕朱正廷听不见,蔡徐坤说要还摇摇头。
“哦。”半根pocky塞进嘴里,舌头一卷,牙齿碾碎。即使是他闭着嘴巴尺度微小的蠕动,蔡徐坤仿佛分辨出了咔嚓咔嚓的声音。

还好接吻不是这样。
蔡徐坤一边撇着提词机一边想。
不然自己早就被吃拆到皮骨不剩。
而且,还是自愿的。


蔡徐坤从来没有见过朱正廷接吻的样子。
有那么几次,他想睁开眼睛从镜子里窥视一二,但早已被软濡的嘴唇吸走了全部都注意力,只来得及分辨这是浴室还是练习室的镜子,就已沉醉的闭上了双眼。

当他看见朱正廷在坐下来准备pocky游戏时,他蹲下来取得一个持平的视角。

蔡徐坤印象中的接吻,大多是他主动的,朱正廷会带着浅浅的微笑抱住他,等着他凑过来含住他的嘴唇,他总是失了先机。

此时是一个绝妙观摩的机会,观摩朱正廷张开嘴,含住饼干,再轻轻送出舌尖的样子,可以合理体会出接吻时到底是什么模样。但是想象中的,和亲眼见到的,还是大有不同。
他从未见过如此生动的诠释。

原来接吻并不是是指贴上嘴唇,这项行为是从朱正廷的双眼开始。他的眼睛聚焦在目标上时,嘴角抿起,散发邀请在吸引。
眼角因为大量的汗水泅湿了眼影,晕染出一点烟熏的效果,眼波流过,湖里飘过轻舟。

如果半含着眼睛,就是藏着一份勾引。
拉着你踏上这条船,眼波垂下满天迷雾。
要不然自己怎么接吻时全然忘记时间地点,从一个吻投入他的怀抱。
蔡徐坤为此时还神智清醒的自己辩解。

游戏继续,pocky很细,朱正廷微张着嘴唇去接,牙齿咬住,扭头,倾身吐进盘子里。

像及了自己被他的吻控制的样子,从吸引,换气,再到离开。

控制。

朱正廷控制这根pocky不能断,紧张导致口腔中分泌出了更多的唾液,倾身吐出时,pocky的一端染着晶亮的水色。
划破了蔡徐坤强自镇定的面具,他感觉裤子有点紧。

朱正廷扭转身体的时候,蔡徐坤的视线不自觉的跟着对方衣服的领口走,从脖子到肩头,衣服因为汗湿透出了肌肤的蜜色,上半身筋骨的轮廓。
等待时他腰腹后坐,手臂撑着身体,下一步就该要张开大腿。
那染上了唾液的饼干,落在盘子里,发出了沉眠湖底的召唤。

他又用身体控制住了蔡徐坤的大脑,蔡徐坤暗道不妙,强行抽手垫在队友后脑勺下,用碰撞的钝感来唤醒自己的意识。

不然就会被他如水流般柔顺的身体拖入湖底,温泉变成热海。

蔡徐坤终于站起来,吐出胸中沉闷的热意。他试图去喝很多的水,试图洗涤脑海中翩然的联想及回忆。现在在舞台上,他要拒绝所有演出外的信息。

拒绝那根pocky。



END

评论(5)
热度(106)

© 鱼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