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早上起床后,周锐发现自己的头发又不听使唤,但是时间已经不允许他洗头了,他草草抓了把头发梳成半丸子头。

进公司大门的时候,他看见周彦辰对着他眼神有点奇怪,以为是因为炮友相见的复杂情绪,并没有往心里去。坐下后隔壁桌子的小秘书在发东西,说是休年假回来给大家的谢礼。虽然周锐才入职,但也从善如流地接受了礼物。

给周锐的礼物是支唇膏的试用装,正好嘴皮有点干,周锐打开抹在唇上。
刘姐又过来叫他去帮忙,周彦辰晃进来,说我的秘书都要变成王总秘书了。

“可不是吗?王总那里忙不开,得要增加秘书了。”刘姐笑着说。

周锐一进办公室,王子异就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同。今天的周锐露出了清晰的侧颜,滑下几缕柔顺的头发,嘴唇上饱满润色,说着什么一开一合。

王子异一直家室优越,什么都不缺的他就比较注重人的外貌。周锐简简单单的改变还是很对他的胃口,但是他作为上司不方便当面询问,大概会被人当做性骚扰。他想了一会儿,打电话去人事把他掉到自己身边,然后可以慢慢“骚扰”。

周锐回来屁股还没坐热,就被周彦辰叫进来办公室,周彦辰示意他关上门。周锐反射性的问:“你要干嘛?”
“你看看你!”周彦辰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一面镜子丢在周锐面前。
这个面若桃花的人是谁?周锐自己都诧异了。
“说起来,和你同床共枕了那么久,也没见过你这幅样子。”周彦辰的笑容逐渐收敛,半眯着眼睛,把周锐逼到了文件柜前面。

周彦辰歪着头就要亲下去的时候,内线电话响了,王总请周总监去一下办公室。
周锐这才松了一口气。

走出办公室后,周锐径直来到洗手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随意扎起的头发,办脱色的唇膏,没睡好有些怂拉的眼角,看上去似乎内有春意,周锐自己也没见过的含情脉脉。
吓得他赶紧把嘴唇擦干净,总算春意没那么撩人。

出来卫生间,刘姐就在等着他了,宣布了他进入总经理办的调令。
于是,莫名其妙的周锐,入职三天就换了两个岗位,攀升速度堪比747。

周锐在众人羡厌的眼光里移动,坐进总经理办公室的新位置,总经理就叫他进去。

“王总您好,我是新调过来的周锐,小周……”
王子异听完他的自我介绍,就给他开始安排工作:“你的工作主要是偏向生活助理,下午陪我去给客户买礼物。”

“嗯……嗯?”生活助理是?
周锐一下把自己划入了霸道总裁我爱你的言情小说情节里,一般来说总裁就是先拿钱砸过来然后用同居来绑架对象……然后再嗯嗯啊啊。

周锐回到座位用手拍拍自己发烫的脸,看来想买一副好些的监听耳机的愿望太过强烈,已经到了不惜代价的地步。

可是他真的想要这些,所以他陪着老板去GUCCI的时候,他在门口拎着包,眼睛一直往楼上的音响专卖店望去。

“喜欢这里的衣服吗?拿一件作为开工礼。”王总在BA的推荐下,挑了一件白衬衣给他。周锐一看领口的蕾丝,再看到了价钱,马上摇头说不了不了,谢谢王总。

“正廷,给他包一件。”王总没有同意,直接吩咐BA。
周锐转头认真看了一下这个让老总熟悉的直接称呼名字的BA,大吃一惊,然后急忙捂住了嘴。

这不就是他在周彦辰手机里看到自拍的那个人?

对方好像并没察觉到周锐的神色异常,过来捏了捏周锐的肩膀,很遗憾的告诉王总他选的款式没有这个尺码了,过些天调货过来再送去府上。

嗷,肩膀疼。

王总刷了卡,看见周锐使劲把脸别向外面,就问他你还想逛逛哪里,现在时间还早。

“不用了……您先回去休息吧。”周锐十分想上去看看,如果那件衬衣可以换一副耳机该有多好,他只能用眼神望梅止渴。

“怎么,开工礼不太喜欢?”王总坐在汽车后座上问,周锐只能干笑两声,这么出手大方的老板员工应该是欢迎都来不及才对。

“明天早上要坐飞机外地开会,周锐你六点前到家里等我。”王总吩咐明天的工作。
司机把王总的地址告诉周锐,周锐用手机一查,发现距离自己十万八千里,顿时两眼一黑,是个地铁不到的地方,自己又没有车。

后排的王总好像听到了周锐的心声,让司机调头先送周锐去拿东西,晚上先住他那里,以免第二天早上过早奔波。

周锐有些尴尬的打开了地下室的门,王总脸上出现了显而易见的忍耐模样。
只是一个晚上,周锐随便找了些东西给司机放在车上,王总让司机先去等着。

王子异环视这里,潮湿阴暗的地方里,唯一能晒到一点太阳的地方放了一套架子鼓。不大的空间里挤着一套电脑,一座立麦,墙上挂着吉他。
竟然还是个音乐boy。

周锐看着老板在自己房间里颇有玩味地打量着,心里惴惴不安。没料到老板突然说你到我那里去住吧,作为生活助理你也方便工作。

嗯?周锐不解。
“就是说你可以搬到我那里的空房间,作为我的生活助理负责满足我的日常生活要求。”王子异说起话来慢条斯理。
看着周锐还没有特别的心动,王子异又列出了新的诱人条件:“我那里还有调音台、Shure Beta、Boss GT……”

周锐眼睛一下就睁大了。
“可是……可是我付不起房租啊。”周锐脱口而出。
“你可以拿来……来换,”王总意有所指,对准他的身体,隔空画了个圈。

“这个……不好吧……”周锐一下不敢确定领导是不是他想的那个意思。
“或者……写首歌来换,一首歌顶一个月房租。”王子异指了指他的乐器们。

“这个可以有。”周锐暗想自己还有好些歌压箱底,对付一年没问题。
“那么,现在先付个订金吧。”王子异拉过周锐,抬起他的下颚印上一个吻。

“叫我子异。”
“还有你早上的样子很好看。”

没想到自己老板也是个热爱音乐的boy,兼外貌协会成员。

周锐,一下登上了747的TOP。

-TBC-

评论(12)
热度(125)

© 鱼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