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文学,想到哪里写到哪里,ooc到处飞,不一定坑。
标题主线,会带其他练习生神走位,看到不要意外。

(一)
周锐,正经理工院校本科毕业理工男,爱好:音乐。毕业了以后没有随着众多校友下饺子似的进入公司工厂,先北漂,与人合租了一间地下室,摩拳擦掌的打算在音乐事业上大干一场。

可是,一个理工男如何能在纯音乐的市场中异军突起呢?没有名声的周锐投出制作简陋的demo,接二连三石沉大海。

今天是交房租的日子,周锐去ATM上取了现金,手机上传来了一条信息,通知周锐银行卡上余额只有1.81。

还是先找一份稳定的工作,攒些钱再追求自己的音乐之梦。周锐捏紧了自己的小背包,包的边角已经有写开裂了,还是个表妹嫌弃的LV仿款,他还是忍着不换。

真是一点余粮都没有了。
回家之前,他要先去参加一场面试。
现在不是入职季,他的专业又是专业性比较强的工种,想要马上上班只有文员一类的岗位。
有总比没有强。

周锐接到面试通知就去了,临走的时候,看了一眼突然变得宽大的小床。
早起打了一炮前男友就这么跑了——辛亏他还留了房租。

把房租交给房东后,周锐躺在床上发呆,空气里似乎还有没散去的余味,床头还有两人的照片。
横竖不舒服的周锐把和前男友有关的杂物都扔了出去,这样的渣男不配有姓名。

通知他入职的电话比想象中的快,他从衣柜里找出珍藏的西装。
新的生活就要开始。

第一天在入职培训中很快过去了,周锐觉得适应得还不错,唯一的变化是原本预定的前台岗位换成了总监助理。
同期的人都说他是踩到了狗屎运,但个中滋味却是让周锐有口难言。

因为他走进总监办公室的时候,抬头就看见了不配有姓名的渣男脸。
他走进办公室时,几乎是把文件夹举在脸前面。
渣男头都没有抬,把文件签完,文件夹往前一放,他才注意到这只似曾相识的手。

“周……周锐?”总监抬起头来,扶了扶他的圆框眼镜。
“周总监,我……我还要复印文件。”周锐慌不择路,拿起文件就要走。

转到转角处的文印室,周锐才抚摸着胸口喘了口气。
严格的说,他和周总监还算不上情侣关系,本质上是合租变炮友。原来他也说过自己的公司名字,只是周锐当时没有在意,然而此时狭路相逢。

复印机嗡嗡嗡响着。

但是没想到他上班的时候是这幅模样,他带起眼镜的样子又让周锐感有了怦然心动的瞬间。

“小周帮个忙,帮我复印一下这份合同,印完送到总经理办公室去。我有个会要去,一下忙不过来。”总经理办公室的秘书刘姐请周锐帮忙,还是新人的小周满口答应了。

带上新复印的文件,周锐先拐弯去总经理办公室。他估摸着秘书要去开会肯定是陪总经理出席,于是他很轻松的去敲门,打算没人回应就直接推开。

“请进。”
竟然有人?周锐吓了一跳,可现在他只能硬着头皮进去。

“王总,这是您要的合同,刘姐让我带过来的。”周锐把文件夹放下。

“谢谢。”
办公桌上的男人面前堆了好几份文件,即便在忙的时候他也抬起头来,注视着来人表示感谢。

周锐注意到他在初春的天气里穿着整齐的西装三件套,手腕上挂有名表,指甲修剪得干净圆整,提笔的手凝着柔韧的力道,处处提现着良好的教养。抬头时的下颌线,流畅锋利。
深信颜值既正义的周锐一下就记住了他的名字,王子异。

在食堂吃午餐的时候,他忍不住和对面座位的新同事八卦起来。

原来他是董事长的宝贝幺儿子,现在在公司里体验生活,很快就会回集团过少爷生活。

哦。周锐就当公司八卦听了,没有往心里去。
手上带着25万名表的人,和住在地下室的自己会有什么关系。

文员工作下班就是准时。周锐在等地铁,还没上车就被渣男追了上来。
“周锐,你来我们公司上班了?太好了我们可以一起……”
“周彦辰不用了,我们各做各的,就当做不认识好了。”周锐打断了他的话。

列车呼啸进站,人群纷纷往车厢上涌。周锐想和渣男拉开距离,无奈晚高峰可以把人瞬间变成沙丁鱼。

周彦辰顺势就环住了周锐的腰,在他耳边说着:“来我们公司先找我啊,我去人事打个招呼把你放到我这里来,我们就可以……”
“我和你真的没有什么‘可以’的……”周锐尽量无视他在腰间的手。“你去找你的……”周锐说到这里也打住了,得饶人处且饶人,即使周彦辰去找了别人,他从来也没有责怪周彦辰的立场。

周锐和周彦辰成为炮友,一开始还是周锐主动的。本来周彦辰只能算平淡无奇的长相,但是某天夜里他戴着眼镜加班的样子一下就吸引了周锐。

戴上眼镜后的周彦辰和他心里的白月光神奇的重合了。通过镜片的眼神把周锐一下带回了他的大学时代。

那时候大学里各个社团经常比赛交流,音乐社有次被话剧社请来帮助排练舞台剧。
周锐对演奏可是非常在行,音乐社派出他和话剧社的台柱子一起敲定曲谱。
这也敲定了周锐的初恋。

他的初恋声音像春天里慵懒的味道,轻轻柔柔在耳边环绕。
他的初恋和他在讨论乐谱的时候,会戴上眼镜,在纸上细心标注。周锐看他的侧脸,一个晚自习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后来他还经常邀请周锐去音乐节,因为他是主唱,总能搞到免费的门票。
依然是普通学生的周锐,会省吃俭用出车票钱,去给他捧场,在后台为他忙里忙外。
即使他很明白自己一直以来是一厢情愿的单恋,他的初恋身边并不是他。
即便这样,那还是周锐四年大学生涯里最美好的时光。

后来他的初恋专业成绩优秀,被保送进北京进修。周锐也几乎同时确定了北漂。
可是北京那么大,见个面都好像异地恋。

有次周锐在送demo的时候,看到了公司里的宣传海报,他的初恋已经成为了舞台剧B角。
那天晚上,周彦辰加班完正准备睡觉。
周锐就主动扑了上去,自己主动结束了这段单恋。

现在,周锐看着地铁灯箱广告,看见他的初恋已经成为了海报的中心人物,出演经典剧目《巴黎圣母院》的男主角,A角。
他忍不住抚摸着他的名字。
“郑锐彬”——如同抚摸着自己音乐的梦。

周彦辰在前面两站下车了,周锐知道地铁上的商业广场里有周彦辰新追求的对象,一个奢侈品店的小BA。

周锐有些负气的想,就凭周彦辰的收入,怕是满足不了奢侈品店员的胃口,居然还为了充大款从地下室搬出去。

现在就好好自己过日子吧。

评论(11)
热度(133)

© 鱼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