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重返大厂的周锐心情不错,看到了许多刚分别不久又见面的新朋友。

好像当学生时,学校放小长假那样的心情。短时间未见,似曾相识,仍能发现有所不同。

他沿着熟悉的小道走到宿舍,沿途他和很多人打招呼,笑容里都带着最近温暖的春色。

很多人换了发型和发色。
很多人相约一定要去吃食堂饭。
很多人见面吐槽总决赛现场跳“EiEi”会比初舞台更凌乱。

走进楼层,他首先路过的是1号宿舍,曾经的vip房间也有他的位置,里面传出的是他不熟悉的歌曲。
再一直往前,走到他的新房间。

“周锐……周美锐……周仙子……”
周锐打开房门的动作一顿,辨析着声音。
这声呼喊有些嘶哑了,但随即声音就跑到了他头顶,跳到背后搂住他的力道还加上了几分,压的周锐差点挂在行李箱上。

“朱!正!廷!”
周锐咬牙切齿的咆哮了一声,接着说:“你还不下来,你一米八的人压个一米七的,你良心不会痛吗?”
朱正廷虽然从周锐身上下来了,但还是紧紧地搂住周锐的脖子,用他那将近八厘米的高度差压着周锐的肩膀,欣喜的说:“锐哥,欢迎回来。”

周锐拍拍朱正廷垂下来的脑袋:“嗯,我回来了。”

今天回来的事情周锐在群里说了,但大多数人要进场地排练,恰巧有临时采访的朱正廷留在大厂里。

还没等周锐把东西放下,朱正廷就要拉着周锐去全时吃大餐。

一走到电梯口,就被人喊着“仙子下凡了。”
周锐思考着不知道是先揍人还是先嘴上diss回去,“人间仙子”朱正廷则挽着周锐大大方方的摆摆手说:“下凡去全时。”

另一位仙子只好扶着额头,努力让自己重新适应大厂生活。

周锐来参加《偶像练习生》之前,绝对没有想到会得到大家哭着喊着的惊叹“好美哦”,也绝对没有想到会得到“周美锐”这个昵称。在《小半》舞台播出后,甚至大着胆子的粉丝会叫他“锐姐”。但他一直很抗拒,要求身边的人叫他“锐哥”。

从《小半》彩排后,周锐就觉得他的狗年过得焕然一新,练习生中就开始流传着周锐化妆后仙气飘飘的传说,他完全没想到自己自己一个糙汉子会突然发生180°的转变,练习生们本来就是十分注重外表的一群人,在惊叹他的妆后仙气时,忍不住会那他来和另一位仙子进行比较。

当然,这个比较周锐是认为十分无聊的,另一位的素颜就是眉目端正;自己不化妆,就是裤衩拖鞋老汉。

想到这里,周锐心里还是拔凉拔凉,在这个00后遍地跑的小镇,他已经是老汉级别的人了。

但是没想到,另一位仙子,也是老汉级别的岁数。更没想到的是,这位仙子用老汉的年龄做着00后的表情。更是经常出现10后的智商。

“今天全时的饭满50减8,你要什么我们凑一凑啊。还有总价满68用支付宝打八折,折后满50还可以参加抽奖……我们还买点什么?”
朱正廷对着今天的活动念念有词。

“一份猪肉蒸饺,一份排骨蒸肉饼,一个鸡肉饭团,一份大鸡排。再拿一瓶酸奶,一瓶冰红茶,一罐咖啡,三袋水果糖。”周锐听朱正廷念完,利索地往购物框里挑选东西,收银员刷完条码,朱正廷掏出手机来支付,正好50.8元。

“哈,我的大脑回来了!”朱正廷激动的抱了一下周锐,在湖南省数学高考中获得了125分的男人翘起了嘴角。
不仅数学一流,这框子里装的,还都是他爱吃的。

两人回到宿舍,就用酸奶和冰红茶庆祝他们的重逢。周锐一边吃着他的排骨蒸肉饼,一边看着对面的人左手拿着饭团,右手夹着饺子。朱正廷的嘴边还有刚吃鸡排时留下的碎屑,他一转舌尖,嘴角又变得光滑。

周锐记得他喜欢吃猪肉蒸饺;记得他喜欢洒了椒盐的饭团;记得鸡排多要千岛酱少放番茄酱;记得酸奶要开口最大的,因为里面可以吸出一整颗草莓。

春日的阳光洒进宿舍,周锐觉得眼前人萦绕在浮尘中,于是他伸手摸了摸朱正廷的耳垂,担心他忽然会随风而去。

朱正廷不明所以,但还是夹了个饺子塞进周锐嘴里。
周锐咽下饺子说自己不吃了,好不容易瘦下来的要保持。

朱正廷笑了笑,继续心无旁骛地吃了起来。
这是他最像凡人的时刻。

(二)
周锐刚到小镇的时候,没有同样是个人练习生的蔡徐坤那么知名,平时也是低调再低调,生怕惹到了那些有公司后台的成群结队的练习生。
特别是人数众多的乐华七子,里面还有几个蹦蹦跳跳的孩子,走到哪都是龙卷风过境。他们还有个不好惹的暴力队长,第一天晚上就直播了追打小朋友的名场面。

但该遇上的还是会遇上,周锐在全时排队的时候,几乎绝望的看到拿着三个大框子的暴力队长兼临时队友朱正廷先自己一步到达收银台。
全是乱七八糟的零食和生活用品,朱正廷还不厌其烦的问:“怎么刚才我在架子上看到这个巧克力搭配那个巧克力是可以打对折,你这里怎么不行呢?”收银员还要耐心解释你拿的规格不对50g的不打折80g才打折,然后朱正廷一阵风跑过去换。

到手帕纸凑单问题的时候,朱正廷听了收银员的三遍解释,还没弄明白究竟哪几种可以在一起减15,周锐决心发扬队友爱来拯救朱正廷的大脑和自己的时间,拿出自己的手帕纸说:“这个凑单就好,你也不用去找了。”

在朱正廷惊讶的目光里,周锐三下五除二就把东西分好类,把数量进行了适当加减后,所有商品价格达到了最优化,全时积分也蹭蹭涨上来。

回去的路上,朱正廷还是不相信周锐没有带计算器,凭心算就可以解决对他来说一团乱麻的超市问题。当周锐报出自己是理工科院校本科毕业的理工男后,朱正廷立刻收回了自己所有的疑问。
“真羡慕锐哥有那么好的大脑。”人间仙子吃着薯片实名表扬。
“没有没有……有点擅长而已。”周锐头一次从被人羡慕数学好,上升到被人羡慕大脑好。
“以后我们一起去全时吧!你就是我们的全时积分卡。”朱正廷一拍周锐的后背,宣布绑定成功。

在没有手机的那段时间里,朱正廷拿着购物清单来vip宿舍找周锐,周锐再把他们宿舍需要的东西拼凑一下,就形成了一套完整的购物明细,他们再轮流去全时。

没几天隔壁宿舍也慕名过来拼单。待周锐算好折扣后,乐华通常派出毕雯珺联合嘴皮子最利索的李希侃去全时采购,力求体力值和经验值达到最高。

“周锐大脑最厉害”的夸赞,从朱正廷嘴里说出来,传遍整条走廊。除了岳岳,所有的人都表示respect。

以至于后来有手机时,他们几个要好的建了个微信群,群名就叫“全时凑单拼团代购”。

(三)
理工男会来当唱跳偶像吗?朱正廷不止一次问到。
理工男还会看《小猪佩奇》。周锐如是说。

周锐作为《PPAP》的leader,当然要关心center的表现,为了给表情老大难找找可爱的感觉,他提议看《小猪佩奇》。

那天好些人都一起坐下来看,朱正廷是跳得累了,索性躺在周锐大腿上瞟着屏幕,一边看着还一边哼着主题曲,还狐假虎威的当着队长面揽着蔡徐坤:“看到这里,要笑。”

朱正廷做可爱是没问题的,同vip宿舍的钱正昊也很快出师了,就是蔡徐坤,周锐手把手教都没成功。

蔡徐坤说什么也不要像周锐那种“可爱”,最终表演介乎于酷帅和可爱之间,还尴尬的很微妙,体现在排名上一下就滑到边缘。

晚上回去以后蔡徐坤郁闷的躲起来炼丹,本来是轮到他去全时,周锐只好顶上,和朱正廷一起出发。

今晚周锐的大脑,依然稳定发挥。两人用全时的积分换了一盒棒棒糖,路上就剥了俩。

朱正廷想起蔡徐坤的样子,有些心有戚戚焉,他问周锐:“等节目播出后,演得不好肯定会被人说的。那么多人说不好,岂不是很可怕?”

“理性看待。”周锐指指左脑,“说得对的改正,说得不对的无视,没有意义的不理。”
朱正廷含着棒棒糖点点头,忽然他又想起来什么,问周锐:“理工男都这么理性?可是当偶像需要很多情感投入才行。”

“那是舞台上的我。”周锐显然很有经验,“把台上台下分开,会过得比较轻松。”

朱正廷的嘴里含着棒棒糖,说话变得含含糊糊:“可是网上那些人会不分时机的批评你。”

“看到的不好的话,你就当在做数学题。”周锐用棒棒糖画了一个Ψ。“没有条件,没有数值的留言,你就当他在说胡话。”

“……锐哥你在干嘛?三角叉?”没有学过高等数学的艺术生不明所以。
周锐手里棒棒糖,啪的断了。

后来朱正廷发现周锐真的不是在故意显摆他的高等数学,他去宿舍串门时,看见周锐正在看微博里粉丝评论的数学题目,还煞有介事地铺开了一沓白纸,把题目上的曲线图誊抄了下来。

周锐看他像小学生一样趴在桌边认真看他,眼睛一喵,朱正廷立刻心领神会剥了一个棒棒糖,给大佬递上。看见周锐行云流水的写着∵和 ∴,上铺的钱正昊探出头来说:“锐哥还可以帮我上数学课。”

朱正廷无不羡慕的说:“锐哥是自带大脑出生,我是大脑先着地的,一定。”
“也还好吧,这些知识说实话日常生活中用不到。”周锐一听朱正廷又要拔高自己,赶紧打住。
“可我连去全时都搞不定。”说到这里,朱正廷有些幽怨。
“全时那些优惠打折其实还挺复杂的,折扣和原价关系复杂,变化也快……”周锐安慰他,试图证明不是只有他一个人在玲琅满目的优惠前认输。

不过在第三次顺位发表现场,张PD宣布第三次竞演票数的时候,周锐听到朱正廷不停在问Justin领先多少了,能不能赢,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明明是个很简单的小学数学题,把几个人票数一加减就可以。朱正廷表情仿佛要参加数学奥赛,连Justin都劝他不要算了待会张PD会公布成绩的。

“如果锐哥坐在这边就好了,他肯定会第一时间算出来告诉我,我就可以早一点放心了。”

“他有那样会让人安心的力量。”

(四)
周锐从zero组彩排回来,时间不早了,还看见朱正廷在宿舍门口探头探脑。

“锐哥,你来教我唱歌好不好?”
“这么晚了……太吵了吧?”周锐打开宿舍门,其他三个人已经睡了。

“那你帮我解数学题好不好?”朱正廷两嘴一瘪,眼睛已经红红的。
“好的好的,等我卸个妆洗个澡。”周锐意识到朱正廷真正的目的不是唱歌,他让朱正廷在宿舍坐下,自己先忙乎起来。

“数学题在哪里呢?”周锐擦着半干的头发。
借着卫生间透出的亮光,朱正廷掏出手机来给周锐看。
在“乐华 抱团”的搜索下,全是没有数值,不含当量,充满变数的无解。

“我告诉过你啊,这些就当无药可救的题目,不要去理会。”周锐把手机关上,告诉他别再去关注。

“可是好难受啊……这么多无可理喻的东西,他们为什么要发出来呢?”

“因为这是你的必经之路啊,每个强大的人崛起前,都会经历谗言和诽谤的攻击。”周锐安慰他。“你看现在你就被攻击过了,说明你距离成功不远。”

简单的几句话,对朱正廷起了效果,他趴在椅背上笑了笑。
“那你也会走这条路的。”伴随着水汽说出这句话的人,声音好像飘在云里。

也许不会那么快。
周锐心里默默的想。

这晚上他们聊了很多。
周锐说他以前出道时拍的那些雷剧场面,说他在小破电脑上捣鼓自己的新歌,说他以前参加节目做过那些耻度爆表的综艺。
朱正廷说他小时候学舞蹈开背时哭了很久,说他去韩国参加比赛时连评论都看不懂,说他雪藏这一年毫无止境的练习。

夜已经很深。
絮絮叨叨的声音里,周锐先睡着,朱正廷心里笑话他真是老人家了,手上动作还是很轻的把他送到床上。
临走时留了几片面膜,在他羽绒服的口袋里塞了几袋他在全时总爱买的水果糖,当做今晚的感谢。

白天他们就要各自去舞台走位,正式演出结束后节目组就催人离场好调配宿舍。
几乎一夜没睡的朱正廷早上出来买早餐,忽然想起以后留在这里的只有20强。
大慨不会再和周锐来全时凑单拼团代购了。

周锐醒来的时候,钱正昊正准备出门。他心里一惊,生怕耽误了全组时间,洗涑好后随手抓了片面膜,穿上不知道是谁的鞋子就急忙跑下楼去。

路上被站姐拍到敷着面膜的造型,回头时鞋还掉了。他的样子被路过的练习生爆笑,周锐想追上去,但是鞋子不合适跑不动。

他可能再也不会去追年轻人了。
晨色昏暗的上午,周锐有了这样的念头。

“兄弟们我走了,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以后江湖再见。”
周锐是半夜离开的,没有通知其他人,只是和同宿舍的人简单的打了声招呼。

尽管他一再推辞,蔡徐坤还是坚持送他到门口。
路过全时那条岔道,周锐想起了他们的全时群,还开玩笑的说:“我不在这里,就没人帮你们算最优惠的价格了。”
蔡徐坤看了这比他长几岁的哥哥,意味深长的说:“你觉得一个穿着GUCCI到处走的人,会在乎超市这点小小的打折吗?”

不等周锐想明白他的话,蔡徐坤把行李箱塞进周锐的车里,把车门关上,对驾驶座上的周锐和一起捎带上的周彦辰说一路平安,晚上开慢点。

车半路停在服务区,周锐从羽绒服口袋里找到了几颗水果糖,含在嘴里提神。
这还是那一夜朱正廷留给他的那几包,才走出一小时,就没有了大厂的味道。

如果再见面,就一定要去一次全时。

(五)
回到大厂后,所有的练习生一起去体育馆彩排。
上一次这么浩浩荡荡的出发还是去吃海底捞。

周锐上车时把自己带来的零食分给了周围的人。等朱正廷上来的时候,他的手上已经空了。

“好啊周锐,你竟然不给我留吃的!回去就拉黑!”大概是饿了的暴力仙子已经控制不住自己。
周锐赶紧递上了自己压箱底的旺仔牛奶。
一场暴力行为终于在爆发前熄灭。

偏偏还有人还在大喊:“秦子墨快给我看看你投币的那个《回家的诱惑》”。
秦子墨先出来揍人。

总决赛当晚,周锐看着倒序出现的票数,很快心算出朱正廷的位置,告诉他没问题了。

这是他给他安心的力量。

还有最后一袋水果糖,他回来时和朱正廷一起在全时大厂影视小镇分店买的。

周锐笑着撕开了包装。

-end-


群里的拉郎之作,以此感谢我们真情实感的搞呕三月。
有大家的陪伴真好。

评论(17)
热度(207)

© 鱼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