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次排位公布的前一天,蔡徐坤接到了让他准备感言的通知。
“这次排名变化大吗?”蔡徐坤随口问了一句工作人员。
“从目前来看,上位圈下降很大的就只有一个人——朱正廷。”
“哦,谢谢。”

最近一连串围绕朱正廷发生的事件,直接后果就反映在票数上——蔡徐坤回味着工作人员的话,他想过朱正廷的名次会受到影响,但没想到会是“下降很大”。

这从他一直放下额发里看得出来,眉毛眼睛都快被遮住了,看得出他被动承受了这波攻击的强力杀伤力。甚至justin在嘀咕队长居然没敷面膜就睡了,可以看得出问题非常严重。

蔡徐坤还是十分担心,担心他会遭受不住这些是是非非。
他想起两年前的自己,单方面从组合里出逃的时候,同样遭受了许多嘲讽和白眼。那段时间只能不听不看不问,才能止得住心慌。

然而他没有机会去和朱正廷说说他度过网络攻击的体会,甚至还被朱正廷单方面的剥夺了资格。

蔡徐坤回到宿舍,看到桌上还放了一个小盒子,里面一朵紫色玫瑰花朵。
就是朱正廷发给他短信里的那一半实物。

这是干什么?
还有,什么叫“我们就这样吧”?
我还没同意咧。
今日蔡徐坤,折弯粗吸管一根。

比起唱跳舞台热热闹闹,演唱舞台这方面就冷清多了。《戒烟》组这次就单纯的坐着唱和走着唱,需要拍摄的花絮主要还是为了能突出赞助商。

全体组员合练结束后,大家就各自回宿舍去了。朱正廷望了一眼隔壁人声鼎沸的排练现场,想着如果他选了两位女导师的歌曲,或许现在还没那么难受。
汗水可以蒸发掉他隐藏的眼泪。

但是公司警告过他不要再和本公司的人一同出现了,于是他主动选择了乐华不太重视的vocal组,也顺便能实现自己的唱歌愿望。

回到宿舍才发现,他的舍友们都还在加班练习。朱正廷带着歌词,挂着耳机,又走到了通往天台的楼梯。

明天就要发布第三次排位了,而且还正好是他的生日。
去年在韩国,他的生日就没有开开心心的过,今年……也许会和去年一样吧。

他坐在楼梯上有些出神,同样在这个地方,那天晚上如果他没有答应蔡徐坤的要求,十分坚定的否决了他出走的提议,那么现在的舆论风向会怎样?

自己就不会挨骂了吗?
朱正廷歪着头想。
不,还是会被人指责,会说他们欺负名次靠后的练习生,会说他们抱紧第一名的大腿,会说他们自私。

好像无论怎么选择,只要有规则在,总会让人不满。
朱正廷陷入了脑海中的死循环。

“谁在这里?”
忽然有人闯入了秘密地点。

“诶?怎么是你?”朱正廷诧异的看着在身边坐下的人。

“我来看看是谁闯入了我的秘密基地。”蔡徐坤冲着朱正廷摘下帽子。

“闯入了要罚款?”朱正廷的注意力从成乱麻的问题中收回,顺着蔡徐坤奇怪的设定往下讲。

“要交的,罚款就是——”蔡徐坤抬起朱正廷的下巴,准备来个霸道总裁爱上你的吻。

然后他感觉吃到了纸。
因为手更快的朱正廷拿歌词挡住了。
蔡徐坤只能无奈地拉开了距离。

歌词后面的朱正廷脸红到了耳根子,毕竟是自己提出不要再见面的,突然间两人独处,蔡徐坤一来就要……气氛有些微妙。

僵持之时,朱正廷的耳机线断开了,手机声音放出来,蔡徐坤看着朱正廷手上的歌词,哼唱着“想去安慰不知什么立场 听你说话看你哭湿了头发 我得到了惩罚”……

“这是我的part。”朱正廷低着头不看蔡徐坤的目光。
“这是我要说的,今晚先给我一个可以安慰你的立场。”蔡徐坤把音乐调小了一些。

朱正廷别过脸:“我不用你的安慰,我已经没事了。”

“好了,不要赌气了。谁会没事了眼睛还那么肿呢?”蔡徐坤撩开朱正廷的刘海,双眼皮已经肿的看不见了。
朱正廷逃避似的闭上眼睛。

“你知道我有官司在身吧?”蔡徐坤合着伴奏声,娓娓道来,“当时我要离开原来组合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骂我是叛徒,忘恩负义,白眼狼。”
朱正廷略有耳闻,闭着眼睛点了点头。蔡徐坤说着说着,就把头靠在了朱正廷肩膀上。

“当时很多粉丝也都抛弃了我。现在很多人对我的第一印象,大概只有我的渔网衣和营销号特意强调的三亿违约金。”

感觉他体重压在肩上,朱正廷才真正体会到,靠着他的这个人,才是一个不到二十的孩子。

“出走这段时间,我就四处辗转,自己录了歌,找制作公司拍戏,来参加了这档节目,遇到了你。”说到比,蔡徐坤自己都没有发现,嘴角边爬上了一丝笑意。

“别人都说我有偶像的自觉,其实说来简单,就是在节目上,要认真表现;节目下,要时刻保持偶像的形象,好好对待粉丝;生活里,要和舍友好好相处,楼道和房间里还有不关机的摄像头。”
蔡徐坤更往朱正廷身上贴近:“在秘密基地这里,和你在一起,我可以毫无顾忌说说我的想法。”

“所以,让我在你身边,你也可以放松一点。”蔡徐坤把朱正廷的肩膀扳过来面对自己。

他紧闭的双眼有些湿润。

“我们一开始,要面临的就是‘王不见王’,对立局面迟早会出现。”他握住朱正廷的手,“但我希望我的身后是你,把我的背后交给你。”

他眼角边有泪珠滑下。

朱正廷何尝不知道,自己是因为听到不好的话难受,可还是有人为了他而担忧。他的理智告诉他不可以连累对方,可是他的情感在盼着有人给他安慰。

“不要哭了,再哭明天就不能好好录节目了。”说着,蔡徐坤吻上了朱正廷的眼角,用舌尖轻轻拭去眼角的泪痕。

朱正廷没有拒绝。
还没有三年零一个礼拜,我当然学不会忍耐。

“还有,提前祝你生日快乐。”蔡徐坤一边吻他一边说:“大厂里什么也没有,以后再补给你。”

蔡徐坤吻着他,忽然发现有什么不一样了。
这是朱正廷第一次主动回吻。他张开嘴,把他的舌尖勾了进来。

主动起来的朱正廷像只小老虎,一用力就把蔡徐坤按躺下了。
“啪”一声,耳机砸碎了。
两人吓得动作一停。

可谁还管这么多,不约而同的又吻到了一处。蔡徐坤仰着头,承受着朱正廷急切的吻。

于是在这次顺位发表时,蔡徐坤把自己的发言主题定为“不要哭,继续走下去”。
我们都不要流眼泪,不要把暂时的失落确定为结果,要努力使之变为成功路上微不足道的一个阶段。

以后就是导师舞台公演,希望留下的每个人都能把最好的一面呈现在舞台上。

当然也包括你。
蔡徐坤坐在最顶端的座位上,环视下方。
这也是给你的安慰,希望你能听得懂。

朱正廷今天特意换成了第一次见面时的发型,乖顺的栗子头,圆圆的眼镜。

他看着大屏幕上的蔡徐坤。

哭过,我们还可以继续。

发表结束后,前二十名还被留下来完成临时增加的赞助商拍摄。

朱正廷换衣服的时候,看到自己身前的7,还是有些不习惯,

有点奇怪的是,宿舍里的娃儿们一个跑的比一个快,秦奋来叫的自己,还特别叮嘱自己要带的那个会动的帽子?

带着点疑惑,朱正廷看见侧面漏出来的爱心和气球时才恍然大悟,原来金主爸爸给自己过的生日。

虽然是个很硬很硬的广告,总比大厂里啥也没有要好。

从蔡徐坤手里接过气球,朱正廷还愣了一下。
如果这也算生日礼物,好吧,勉强合格。
回礼一根棒棒糖。

晚上回到宿舍,他听见蔡徐坤从走廊这头走到那头去借卸妆水。
沿途很多热情的舍友纷纷表示可以贡献出自己的,但蔡徐坤一听牌子就深表遗憾说自己用不了,直到董又霖说他的牌子正好和蔡徐坤用的一样。

第二天,借。
第三天,借。
第四天,借。
……

这件事被公开后,粉丝送了一大包卸妆用品,蔡徐坤还是去借。

朱正廷都有点替蔡徐坤难为情。

终于把人家董又霖的用完了,他才还了两瓶,

然后他很臭屁的把朱正廷又约到秘密基地。

朱正廷看着他很得意的打开手掌,手心里一朵红玫瑰。
“哇你从哪里买来的?”朱正廷先是惊喜,心里有忍不住的疑问。

“你仔细看看。”蔡徐坤把红玫瑰送到朱正廷眼前。
“这……好像是原来我给你的……那朵?”朱正廷觉得似曾相识。“可它怎么变成红色的了?”

“嘿嘿,这还真是巧合。”蔡徐坤像个小学生一样翘起了尾巴,“我晚上卸妆后,随手把卸妆棉放在花上,拿起来的时候发现花边变成了红色,我就推测是原来花上的染料和卸妆水中的成分起了化学反应。然后……我就反复实验……”

“反复实验……把你自己的卸妆水用完了,还把借来的也用完了……”朱正廷顺着他说下去。

“直到把最后一瓶卸妆水用完,才终于把整朵花染红了。”蔡徐坤非常得意,像一年级学生手工作业得了奖,又把花往前推了推:“迟到的生日礼物,送给你。”

你投之我信任,我报予你爱恋。

回到宿舍,朱正廷打开盒子,小心翼翼地把这朵嫣红的玫瑰放好,与他那朵白玫瑰圆满地放在一起。

明天上午还要继续公演舞台的练习。
我们,一定能一同绽放。

-TBC-

不出意料下章结束。
是HE还是BE,我们要和他们一起努力。

PS: 在这里第一次看见点击量过万,也第一次有了过百fo,很喜欢这里的氛围。
关于《不留》的番外,谁和谁能续上命运的断点,依然要看他们自己。

评论(3)
热度(80)

© 鱼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