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二号练习室的门,朱正廷先是惊奇于里面有自己那么多队友,再从justin的飞扑中找到缝隙,一眼就看见了蔡徐坤。

怎么可能不会在一组?
朱正廷就是觉得,厉害的人在一起才会更厉害。
至于分组是投票投出来的还是内定好的,who care?

因为人数太多,导演要求确定有两个C位,再分为一队二队进行练习。
这为今后的变故留下了伏笔。

朱正廷揽下了整个大队的大队长。每天从宿舍楼上走到楼下,走廊从头走到尾,拖着腰上挂着的一大堆人形挂件挪到练习室。

因为整个组有蔡徐坤这么个有强迫症的人存在,1队2队都进入了不练不开心的状态。
加上舞疯子似的丁泽仁,抓一抓动作,抓一抓表情……所以他们人数超多但是进步也快。

乐华习以为常的“面膜精”出现在练习室的时候,蔡徐坤一脸震惊,才让朱正廷意识到他们在一起的时间还是太少。

好在这一周朱正廷觉得还不错,过着练习生该有的日程表。

但是还是被赛制捅了一刀。

第二轮排名公布后,有25名练习生离开,原定分组人员出现严重不平衡,人员需要重新调整,调整后距离公演只有三天,中间还有一天要彩排,

这是朱正廷当队长以来,觉得最为难的一次。
光看人气,把上位圈全部留下肯定是最佳的,但是他们的担当都太重叠了,rapper一抓一大把。
他们更需要不同特长的成员。

朱正廷想先找蔡徐坤商量一下,2队实质上的队长就是他。

没有手机的生活实在很不方便,过两天就是导师审核,宿舍几乎个个关着门,人人似乎都去练习去了。
朱正廷只好一个一个练习室找过去,找到用Dream当背景音乐的房间就对了。

他先找到了一个房间,但一眼扫过去,没有找到那个发量惊人的目标。
他继续找,有一间房间没有音乐。

朱正廷靠在玻璃门上看了一眼,找到了他的目标,和王子异在一起说着什么,

他凑近一听,正好听到蔡徐坤在说:“要不我俩走吧?其他的成员换组太有压力了,我俩再博一次。”

本来想扭动门的手停了下来,心也漏跳一拍。

王子异说没问题,上位圈的形势,大家心里都有谱。

朱正廷当然也明白,他悄悄的站了一会儿,独自离开。

回到Dream的练习室,他还是那个好队长,组织队员继续练习,帮着丁泽仁带后面的走位。朱正廷认真地做着动作,希望把前面听见的甩出脑海。

当他拖着同屋的两个挂件回到宿舍时,黄新淳歪着脑袋说队长蔡徐坤找你,他在宿舍。

安顿好两个挂件后,他去蔡徐坤那里,秦子墨说他已经睡了。

这么早?朱正廷有些疑惑的看着时间,不是才十点半吗?

秦子墨说他早睡早起,一般九点就睡了。
朱正廷只好也让秦子墨传话,说他来了但是时间不对。

秦子墨忘记告诉他了,蔡徐坤是对早睡早起有相当严重的误解,他起得非常早,早到十二点。

这会是朱正廷好不容易要睡下的时候,蔡徐坤来敲门。

“这么晚/早啊?”
朱正廷一开门,就腹诽着这人过的是美国时间吧。
“能和你谈谈吗?”蔡徐坤穿着整齐,一副要谈到天亮的架势。
朱正廷觉得心里有事还是不过夜的好,于是也套上了羽绒服。

宿舍大楼关了大门,两人试图出门未果,就直上楼梯到了最顶层。
天台附近没有暖气,早春的深夜依然冰凉。

两人挤在一起坐下,仍然让朱正廷觉得他们的对话更寒冷。

“组内投票留人的时候,不要留我和子异了,我们两个去其他的组。”蔡徐坤开门见山的说。
“为什么要你们俩出去呢?”朱正廷最关心的焦点在这里。

“其他人要三天换一个新主题,难度太大,我和子异讨论了一下,觉得我们还能胜任这个挑战。”蔡徐坤颇有自信的说。
“可如果你不走,我们这组稳得五十万票……”朱正廷开始分析。

他当然很想蔡徐坤留下来,于公,这是他们拿五十万票的保障之一,事关男人的荣誉;于私,他也希望能多一些时间和他相处。

虽然从客观上看,Dream这组怎么看都不科学,上位圈占了一大半。为了保证节目的看点,各组实力肯定要在相对平衡时才能撞击出火花,拆分时Dream组肯定首当其冲,就算蔡徐坤想留,节目组也会用各种理由拆散的。

所以蔡徐坤的思路是,与其被迫离开,强塞到某个组里,不去选择自己主动离开,也给新组的人做个准备。不要在去留问题上纠缠太久,才能多挤出时间用来练习,毕竟公演才是涉及到人气的正经事。

朱正廷一时想不到反驳的理由,这样的做法他闻所未闻。

蔡徐坤看他不做声,还补充说:“没关系,你们大公司的人可能很少经历过分分合合。以后这种临时变动会经常有的,别往心里去。而且这样做,对原来1队影响最小,五十万票跑不掉。”

“哦。既然你们都已经想好了,我也留不住。我这是放了一个强大的对手走。”朱正廷挤出一个微笑。

“帮我和你们队员解释一下,到时候都不要投我和子异,郑锐彬的位置也有重叠的,估计也得离开……但是,留下钱正昊,他要是换歌肯定来不及了,所以提前给他做了特训,应该顶用。”蔡徐坤连旁人的出路都做了打算。

“行吧,我回去和他们仨说说。”朱正廷心里一阵发苦,他把所有人的想法都考虑到了,好的坏的,仔细琢磨。

唯独没有我……

朱正廷眼神一下就黯淡了,嘴角也垮了下来。这样做分明会给乐华背上抱团的骂名。可能在蔡徐坤眼里,这点小小的骂名无关紧要;但对于他这个队长来说,同意这么做,队友不一定能理解,在公司又得被叫去挨训了。
他失望的闭了一下眼睛。

“坐久了还是有点冷,来,过来抱一下。”蔡徐坤想要缓解下气氛,把他的羽绒服敞开,拉着朱正廷的手臂圈在他怀里。

朱正廷枕着蔡徐坤的胸口,听见了他清晰的心跳。
可是他眼前浮现的是蔡徐坤给他的背影和那个挥手。

就算身体贴近在一起,脑海里思考的却是关于别离。

蔡徐坤说的没错,在这样的赛制下,他们基本没有可能再在一个小组里。

他要趁现在上升期签到最强有力的经济约。
自己还肩负着乐华的光荣和使命,去夺冠,出道。

一定要……出道。
出道以后还有短暂的十八个月。

对于马上22岁的朱正廷,这次出道也是他给自己最后的机会。

感到蔡徐坤的下巴在磨蹭自己的额头,朱正廷感觉有点痒。
于是他换上了他的笑容,抬起头说:“行了我懂了,我早上和他们仨说说。”

“我先回去睡美容觉了,我可不过你的美国时间。”
朱正廷站了起来,拍拍自己的衣服,蔡徐坤还没来得及站起来,朱正廷就已经飞速的跑下楼了。

一定,一定不能让他看见眼角的泪水。
这次的背影,换我留给你。

——————

果然不出朱正廷所料,拍完这部分后,经纪人打电话过来了,一方面通知他们回去参加乐华年会的事;另一方面,就是告诉他公司对这次分组结果表示满意,在公司还没插手导演组的安排之前,他作为队长就已经完成了最好效果,表扬他独立履行了队长的职责,做得不错。

天知道当时justin差点要以下犯上殴打队长了。朱正廷对着电话“嗯嗯嗯”,却一点也感觉不到被表扬的喜悦。

紧接着导师验收,新的1组勉勉强强才把整个编排顺下来,导师眼里充满了不信任感。

好在最终的舞台效果还不错,但是录完以后等待结果时,特意站在后面的蔡徐坤,定在那里都是摇摇晃晃的,拜托卜凡稍微给他靠一下。

朱正廷看着自己第三位的排名,有些恍惚,到底是谁站在第一他更高兴。

乐华的年会上,乐华七子是必须的表演节目。
可能是最近太累,七个人状态都不是特别好,跳着主题曲EiEi时,除了丁泽仁如机器般一丝不苟的跳下来,连朱正廷自己的动作都有些迟疑。

两个多月没有听过的歌曲,朱正廷却第一次从音轨里区分出了蔡徐坤的声音。

“别在意嘈杂声音,注视我的眼睛……”

我注视着你。
你注视着第一。

他又翻出了手机里他发给蔡徐坤的第一天信息,一朵两生花。

终究不是并蒂莲。

-TBC-

虽然是今天发的但是不敢打生贺tag(瑟瑟发抖)
祝愿22岁的你心想事成。
今天还是二月二龙抬头,一切都是旺旺哒(人 •͈ᴗ•͈)۶♡♡




评论
热度(72)

© 鱼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