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ep这首曲子已经不陌生了,朱正廷觉得自己当C位是必须的,有颜值有表现力,跟着张PD还跳过一次,可以说得到了亲传。

同样的林超泽也是,但是林超泽这么热心的人,当然更胜任队长这个位置。
况且……林超泽这么会处理人际关系的性格,平时也不会为难朱正廷,重点在扒拉技术不太过关的队友。

朱正廷在dance中做了C位,同时不是队长,他感到无比的快活。齐舞加上个人技,有了拿十五万票的双重保险,一点也没有和蔡徐坤同台时的压力。

蔡徐坤的要求真是太多了,为了一个表情可以纠结一晚上。朱正廷忍不住小小吐槽一下。

见到justin每天早上抱着圣经祈祷“让蔡老大放过我吧”,再到晚上苦兮兮的回来,朱正廷有时会故意“鼓励”justin:“今天也挺过去了呢。”

justin就会哭着抱住朱正廷的大腿,把眼泪抹上三千五一条的睡裤,问他:“队长上次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接近彩排这两天,justin晚上后还得加练,顶着面膜去蔡徐坤宿舍,让周锐趴在床上哈哈大笑。

“乐华面膜怪”这时候真是四处横行,朱正廷再怎么轻松也不能降低对自己的要求,他也会敷着面膜一起去练舞。

今晚很晚了也没见justin回来,朱正廷揭下面膜开始四处找人。

走到蔡徐坤那里,justin果然占着蔡徐坤的床打起了呼噜。钱正昊正说着要不他和周锐挤挤,他们俩个头小。

朱正廷摆着手说不用麻烦你们了,我带回去。

这边几人目睹了乐华队长熟练的捞人技巧。

先把转椅准备好,然后扛住justin的胸前,架起他的脖子,往后一压,塞进椅子里。一路推回自己宿舍,放到床上,配上范丞丞呼噜如火车进隧道,justin全程都没醒。

虽然做队长是有一点点的麻烦,可朱正廷看到justin时心还是柔软了起来,这毕竟都是他六个亲爱的弟弟。

蔡徐坤来拿椅子回去时,朱正廷正在给justin卸妆。刚用完一张卸妆巾,蔡徐坤默默地递了上去。

“sheep排练的还好吗?”蔡徐坤随意的开了个话头。
“还好,几个队员基本功不太好,花的时间多一些。”朱正廷给justin卸着眼线。“你那里怎么样?每天我看到justin回来都是一副生不如死的样子。”

蔡徐坤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这种情况好像哥哥来替弟弟打抱不平。
“也还好吧,justin也是参加过选秀的,这种强度不算什么。只不过巴比龙这首歌原唱就在面前,所以想要做得更好。”朱正廷把每天justin出门回来的样子描述了一下,蔡徐坤看着justin一脸睡得满足的样子,不由得扶着额头说:“大概他年纪小,比较喜欢夸张吧。”

闲聊了几句,朱正廷打了个哈欠,起身说已经很晚了,快休息吧。
蔡徐坤推着椅子出去,朱正廷送他去门口,顺手要关日光灯。

“chu~”的一声,在关灯的瞬间,朱正廷发现自己又被吻住了。耳边是蔡徐坤故意压低的嗓音,黝黑夜里起飞的蝴蝶,扇动了撩人的翅膀。
“期待你的表演,做我的巴比龙。”
蔡徐坤略往后退,朱正廷的唇就追了上来,他咬着他的耳朵说:“那我的龙,腾飞起来吧。”

公演当日。
乐华成了最大赢家,舞蹈,主唱和rap组大满贯。

意外的是,人气最高的巴比龙组,在小组票数和绝对名次上都没有特别突出,公布票数时,justin的脸上不加遮掩的表现出郁闷和失望。

回到宿舍,面对同屋两个冠军,justin还在愤愤不平:“我们蔡老大想了那么多的爆点,改了不下十遍的词,结果还这样……”

“哟,才几天就‘我们蔡老大’了,他给了你多少钱,我范丞丞给你双倍。”范丞丞也开起了玩笑。

朱正廷站了起来,说我去看看蔡老大。

“哎呀,队长,我不是那个意思,你不要找蔡徐坤算账啊。”justin终于意识到自己在乱说话了,想拦着可是朱正廷早就没了影。

想找蔡徐坤,最快的办法是去练习室。
今日大战刚过,又是年节,很多人都在宿舍里放松,但对于蔡徐坤,放松是不存在的。

可是,朱正廷找到蔡徐坤的时候,他没有在跳舞,或者听着耳机写歌词,这已经很意外了。

蔡徐坤对着镜子,坐在地上,呆呆的出神。

“喂,巴比龙。”朱正廷唤了一声。
“嗯,领头羊。”蔡徐坤答应了,好歹没有把人拒之门外。

“还在想今天的事?过去就过去了,反正你也不差那十五万票。”朱正廷挨着蔡徐坤坐下。

“如果还是这样,接下来的比赛怎么比?”蔡徐坤抬起头,直视着朱正廷的双眼。
朱正廷看到了一丝愤怒。

“没有公司,或者没有大公司当靠山的练习生,会在一次一次的现场投票中被边缘化。多少有实力的选手,都会被这样白白浪费。”蔡徐坤想起今天的投票结果,情绪有些激动。

“然后呢?退赛?还是自己再组个公司,来得及吗?”朱正廷此刻很冷静,他就是蔡徐坤眼中有靠山的典型。

“我也知道目前没有办法,可是这样的赛制,只能愿赌服输。”蔡徐坤抓了抓头发,“我替dance组的结果不值。”

“怎么了?你说vocal靠天赋,rap靠气氛,dance最看真功夫的,我哪里够不上第一?”说到自己的名次,朱正廷没想到全凭真功夫的舞蹈,还会被蔡徐坤审视。

“你个人是很优秀了,但你是不是有些轻视了这次的表演。”蔡徐坤直视着朱正廷的脸。

这张脸,肤白貌美,眼睛圆而灵动,鼻子小巧挺拔,嘴唇总是西柚色。
加上这个人四肢修长挺拔,露出的八块腹肌,更带有原始荷尔蒙的暗示。
一张行走的保送晋级券。

难得的是他有过于抢眼的外表,还曾扎扎实实的练过舞。
面对那些年资不如他的练习生,他似乎是有些骄傲了。
连蔡徐坤都感受到了他的放松。

“起拍的时候你晚了半拍;走位的时候,你没有顾及到那些比较矮的队员,步伐太大,牵扯到队形变形,加上你又是C位,你一偏,整个队伍都歪了;个人技的时候没找到镜头,或者没有提前和摄像沟通好……”

“够了你说够了没有?”面对蔡徐坤一字一句的剖析,朱正廷腾的站了起来:“不管你看到了什么,我是第一,我是整个dance组的第一!你呢?加票都轮不上。表演完了你就不是队长,就不要再对其他人摆出一副‘你们都要听我的样子’。”

蔡徐坤两手一摊,表示没法再谈下去了,朱正廷也气冲冲的冲出去,哐的关上了门。

应该是替justin找回面子了吗?
冷风一吹,朱正廷冷静了下来。刚才这么一吵,去找他的目的都忘了。

再回头去找蔡徐坤的时候,一抬头,发现那间练习室已经关灯了。

被人指出不足,本来就是件痛快的事。
怎么被自己搞得矫情又傲慢?

朱正廷一步一步的往宿舍走,想起还是给justin带点好吃的,安抚他受伤的心。

刚走进小卖部,却发现蔡徐坤也在这里,看到朱正廷来了,把手上一袋棒棒糖塞到他怀里,说:“帮我给justin,这回算我欠他的,一点赔礼。”

“哦。”
朱正廷忽然又问:“接下来的分组,我们还会有机会在一组吗?”

蔡徐坤没有回答,背对着他挥了挥手。

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再见”或者“不会在一组”了。
——或者,两者都有。

-TBC-

评论(4)
热度(54)

© 鱼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