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想做一个center。”

朱正廷在主题曲上选C未果,第一次舞台被选进了PPAP。

两次都是因为那个人。

私底下他的弟弟们都为他不平,朱正廷明白他们是挺队长心切,可显然还是自己的策略失误。要带动99个人的大场面,不是靠个人技术,靠的是活跃全场气氛的能力,甚至他认为很土很尴尬的喊麦,在现场也比他的后桥马有用。

这回PPAP的C位,他也想拿,而且这首歌改编后甜蜜多于恶搞,非常很符合他的形象。

但是队里在选C的竞选时,那个人把这首歌分析的头头是道,哪里该有爆点都已做好打算。

怎么会像是同时拿到新曲的人?朱正廷都要怀疑是不是有人提前给了那个人剧透。

相比之下自己的说辞是那么肤浅苍白。
顺理成章的,C位给了那个人。

范丞丞来问他选位如何,朱正廷只是含糊的说还好,就是练习时间太紧张。

真的很紧张,然后还会有紧急任务出来抢时间。

录完主题曲EI EI,然后录MV,张PD还要带着他们上快本。
真是恨不得在候机大厅里练习sheep。

sheep跳一个选段,站位上朱正廷和那个人分别站在张PD的左右。那是仅次于C位的好地方,各种上镜表现和表演欲,就看自己把握了。

朱正廷在候机大厅的边缘找到了那个人,戴着口罩藏在羽绒衣的帽子里,蜷着身体好像睡着了。

“蔡徐坤?蔡徐坤?”朱正廷喊了两声,没有应答。
朱正廷坐在了旁边的空位上。副导演刚拿来了歌词,原本只要跳舞的,现在要把合声一起录进去。

朱正廷自己试了试,难度不算太大,可之前录主题曲录的嗓子都要冒烟了,再开口唱歌,活像没电了的广场舞大音响。

“这么难听,就别在我耳朵边拉锯子了。”那个人从羽绒服里抽出手,把朱正廷压进自己怀里。
“不行,我得先学会了,要带他们……”朱正廷挣扎着把脑袋从羽绒服里抽出来。
蔡徐坤带着还没睡醒的浓重鼻音,懒洋洋的说:“你不是队长,没人要你带,能上快本的没有谁学不会这几句。”

他的胳膊牢牢圈住朱正廷的头,迫使他半躺在座位上,另一只手却很温柔的抚摸着朱正廷的头发,说着:“快休息一会,飞机落地以后你就没时间闭眼了。”

“不是队长”。
这四个字一下就触动了朱正廷的心魔,他从来不敢说的奢望,兢兢业业从来不敢卸下的重担,一下被蔡徐坤说开了。他第一次毫无负担的睡足了两个小时的航程。

在长沙的时光非常短暂,彩排,带妆彩排,正式录影。开场舞表演得热热闹闹,所有上台的人听到张PD说可以了,长吁一口气,不枉费吃下去的小龙虾。

小龙虾可以吃下去,哪里有可爱可以吃下去吗?
目前深深困扰蔡徐坤的大问题。
原以为很酷很pop的神曲,改编以后具有了电音中带着cute的神奇效果。
叙事段落的唱腔带着甜蜜的可爱,动作也像讨好人的小猫咪。看着周锐做起来毫无违和感,而自己做起来就像气鼓鼓的样子——这次选曲让一向自信的蔡徐坤感到了一丝迟疑。
毕竟他一直以来学习的都是如何装酷,从未成年时就开始试图像个成熟的男人。
可爱什么的,只留在照片上了。

现在他一进练习室,脑子里就想起小猪佩奇的片头曲——然后笑不出来。他先把词曲背好,动作练好,走位完成,最重要的就是表现力。上一秒手拿水果笑嘻嘻,下一秒使劲捣蒜nmp。蔡徐坤有点想飙三字经。

“想学可爱,当然要找我咯。”
朱正廷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练习室。“可爱可是我从小到大的招牌。”
朱正廷拉着蔡徐坤站在镜子前面,“来,笑一个。”
“想着很甜蜜很窝心的事情笑一个。”
——“不是让你想着今天吃什么。”
——“也不是让你想着得奖那种扬眉吐气的笑。”
——“不对不对,不是中了八百万那种狂喜。”

直到蔡徐坤笑到眼角抽搐,练习室熄灯赶人,都还没练出一个让可爱的朱正廷觉得足够可爱的笑容。

回宿舍的路上,蔡徐坤提出要多走几圈,朱正廷没有反对。

“对不起。”
蔡徐坤的开场白把朱正廷吓得站在原地。
“……你……你怎么突然说这个?”
“原本我选了这首歌还选了你,是想要拿第一的。可我现在……没信心了。”这意外的选曲,让蔡徐坤觉得前面的比赛失去了完全的掌握。

“就因为这个啊?没事,反正和B组对决,躺赢!”朱正廷倒是非常乐观,看人的本事总不会走眼。
“不是和B组争,而是我自己这关过不去。”两人走到一处长椅边,坐了下来,蔡徐坤抬头望着月亮:“像你这样一直在公司里的,可能体会不了这种步步为营的感觉。像我这样的个人选手,每一步都要走对,走得尽量完美,因为你不知道一个失误,会在什么时候对你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朱正廷默默点了点头,在公司里,有人帮你规划路线,设计方向,安排活动,每天就像上班一样,完成任务就好,做得更好,会有粉丝的热烈呐喊,会有单人CM单人上剧;做得不好,无非就是浑水摸鱼图个轻松,团队名义下照样吃吃喝喝。

“没几天就要彩排了,如果我状态还是找不到,你要帮我带带他们。”蔡徐坤的眼里,多了一丝焦虑。

他的眼神暗淡下来了,连月光也变得不再浓烈。一时气氛有些低落,

“可惜啊,这大冬天的,要是小卖部有可爱多卖,我一定请你吃。”朱正廷想起自己的一个笑话,说出来想让他高兴高兴,“别人都说,我是吃可爱多长大的才这么可爱。”

“我也想吃可爱多了。”蔡徐坤直起身子,把朱正廷的帽子带上,把头凑了过去。

那一瞬间,朱正廷看到他的瞳色从浅紫变成了深棕。
“……说好练习的时候不戴美瞳的……”
朱正廷被吻住的时候,头脑一片混乱。

等蔡徐坤放开他的时候,他的脑子里才迟钝的出现“我才不是可爱多呢。”而不是通常情况下的“他为什么吻我。”

“好了,我想我知道什么是可爱了。”蔡徐坤放开他,径直站了起来。

真·朱·人间可爱多·正廷宣布变身为真·干妈降临·老·正廷。

PPAP公演当日。

“……你当你在吸猫吗?……唔……放开我。”
“我不吸猫,我吸可爱。”
蔡徐坤卷了卷朱正廷的刘海,弯弯翘翘真可爱。
“你再这么吸下去,我拿不到第一名我就要抢你的票了。”朱正廷头一次感受到自己可爱力急需补充。

“相信我,这首歌更适合你。”蔡徐坤整理了领结,准备上场。

舞台上,蔡徐坤对着朱正廷一挑眉,那眉梢上的蜜意涌出,朱正廷笑起来越发带着新鲜的甜味,好像刚好滴入瓦罐的枫糖。

台下,范丞丞警铃大作,发现自家的菜又被偷了,不对,是被拱了。

最终,朱正廷不是队长不是C位,仍拿下全组最高票。
蔡徐坤的捣蒜动作,横扫各大视频APP。

接下来——
sheep的C位,你必须要拿下。

评论(1)
热度(56)

© 鱼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