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范丞丞的18岁生贺
愿你一直有你想要的自由

——————

不知道为什么还是被屏蔽

https://shimo.im/docs/7VzSC4XkSekpsaRK 

点击链接查看「[权贵]限时巡游」,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日常一问:黄明昊什么时候分化???

 ● 祝深圳场圆满成功
 ● 内含北京场和长沙录制梗
 ● 蒸煮逼我周更,ooc是我,在被锁边缘试探是我


小满过后,热浪的脚步席卷了南方。
热意无处可躲,爬上了少年们的青薄的脊背,鼓出血管的手臂,还有气息流转的嘴唇。

封闭场馆里不知风雨,震耳欲聋的尖叫声,沸腾的人气,仿佛大雨来临前笼罩的低压空气。

热。

即使在彩排中开启了省电模式,蔡徐坤还是懒洋洋的不想动,仿佛下一秒汗水就汩汩地从刘海上淌下来。

为了偶像的自我修养,自己已经剔除了穿着裤衩叉着人字拖蹲在树下啃西瓜的权利,但也应该换身轻便的行头,而不是这样长衣长裤棒球帽遮得严严实实。

可他不得不穿,下...

赶在北京场前发出来!
蒸煮发糖速度比写梗快,累了累了🤣🤣🤣
祝北京场一切顺利,圆满完成!

——————

“什么样的酒店?”
出发前,蔡徐坤又问了一遍经纪人,目的地的住宿安排。
当得知酒店条件还不错的的时候,看着两天往返的行程,蔡徐坤决定轻装从简,就当小孩子偷懒,少拿了一条床单。

可就是少拿了这么一条床单,现在让他追悔莫及。
酒店的床垫还是不够干净。
他又过敏了。

蔡徐坤过敏的感觉从他洗完澡后坐着换衣服的第三分钟开始,从大腿到膝盖,红色的小疹子密密麻麻,接着就是腰上,腹部,麻痒的感觉开始蔓延。他将就了一晚,虽然他还有十九岁需要人照顾的权利,他就想着尽量不要麻烦别人,可接着白天的演出汗流浃背,让疹子变得更加严重...

521快乐!

5.19 泉州见面会pokcy游戏环节侧写
短打 1END

——————————————

“呐,要不要吃饼干?”
蔡徐坤耳旁是粉丝巨大的尖叫声,像喷气机共鸣过脑海。
“不。”怕朱正廷听不见,蔡徐坤说要还摇摇头。
“哦。”半根pocky塞进嘴里,舌头一卷,牙齿碾碎。即使是他闭着嘴巴尺度微小的蠕动,蔡徐坤仿佛分辨出了咔嚓咔嚓的声音。

还好接吻不是这样。
蔡徐坤一边撇着提词机一边想。
不然自己早就被吃拆到皮骨不剩。
而且,还是自愿的。

蔡徐坤从来没有见过朱正廷接吻的样子。
有那么几次,他想睁开眼睛从镜子里窥视一二,但早已被软濡的嘴唇吸走了全部都注意力,只来得及分辨这是浴室还是练习室的镜子,就已沉醉的闭上了双...

源于奶泡团神奇的个人行程
分明就是周末走肾团( ̄⊥ ̄)

所以他们在一起做的事情不多,就那几件。
别想太多,把握当下。

全文👉评论

#严重OOC

#情节断片

#看过异坤廷大三角的正篇《不留》再往下看

#飞车略过,卡肉不补

#痛苦留给作者,欢乐送给他们


BGM: 我怀念的

“不说”是戒烟小组里正廷给自己选的,也是李荣浩老师的作品,推荐欣赏


时过境迁,番外再也没有正篇时的心情,无法想象九人团中没有他的画面。

此时完成,拖延已久,仅作补完,请君笑看。


全文见评论。


为了决赛的那个夜晚,所有人都在全力以赴的做着准备。
《Mack Daddy》和《It’s OK》,早已超越了对决的意味,这是他们在这档节目最后的舞台。

时间紧张,有一天要留给录音,余下用于排练的时间并不充裕。
十个人在练习室里来了又走。
选择位置时,朱正廷把自己的位置放在了副主唱5上。经过前面几次舞台,他对唱歌已经有了跃跃欲试的信心——当然,rap还是除外。
他看到自己的头像和蔡徐坤同在一排的时候,心里还有些小小的欢喜。

这点欢喜来冲淡他的不确定性。
上次排名出来以后,加上他看到的一些传言,大致了解了自己的处境。
几个小崽子欲言又止,朱正廷只能乐呵呵地拍他们一巴掌,拽着他们去练习。
他想过他的结果,成功或者失败...

“喂你好,周锐吗?你这里有个快递,是送到家还是自提?”郑锐彬例行打电话通知。

“晚点帮我送来吧,八点以后我在家。”


链接修复在评论



三千字开车彩虹屁送给寿星@壮士你裤衩穿反了 
从上一个追星圈携手走来,走过偶练,下个追星圈再一起走下去吧💘

感谢喜欢

(六)

周锐挂着工作人员的牌子进到了音乐节主舞台的后台。
这是他问朱正廷要来的,四张票送了别人。
他忽然明白,舞台应该是依靠他自己的能力到达的,这些不一定非要别人赠与。

因为学生平日上课,周六白天才聚齐来走台。他们早早的到了现场,不一会儿周锐看到了郑锐彬他们在调试设备。几个节目都在排队等着上去。

周锐主动揽下来排队联络的活儿,王子异他们带着学生先在空地上排练。

舞蹈走台很快,跟着音乐过几遍就好了,反而是乐队慢一些,摆放乐器,调试音响,适应新的听音环境。

郑锐彬看到了周锐,冲他打了个招呼,还向他介绍:“来认识一下,这是我女朋友。”

周锐笑了笑,指着不远处的王子异,下定了决心说:“那是我男朋友。”
郑锐彬竖了个...

“你是不是背着老王去见什么人了?”
冷不丁的,朱正廷问住了周锐。
周锐晚上把改编好的曲子交给朱正廷,朱正廷让学生跟了一遍,效果得到了明显提升。得到买家五星好评的周锐瞅着没啥事,就打算去郑锐彬的声乐教室。因为王子异晚上有个酒会,他们还约好了排练以后去大学城边的烧烤摊坐坐。

朱正廷这么一问,周锐打了个踉跄,对上了对方探寻的眼神。

“以前大学校友。”周锐咳嗽了一声,回答道:“跟你和老王一样的,大学校友。”说完周锐想给自己一巴掌,无意中透露了太多的细节,这个问题只要回答“没有”就行了。

“只是校友的那种?”朱正廷又问了一遍。
“当然了。”周锐不甘示弱地挺直了背,开门出去。

不知怎么,周锐的脚步还有些虚浮,脑子里反复...

© 鱼头 / Powered by LOFTER